【警营文化】成晓燕:顶针......
发表时间: 2019-12-10来源: 和谐亚博电竞下载网

本文作者成晓燕
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安保工作中
【和谐亚博电竞下载网·和谐书院】李耀宏供稿
顶针》
作者:
成晓燕
       说起顶针,年轻人可能就比较陌生。它不像戒指那样受人青睐,它只是缝补刺绣时,针的辅助工具,上面布满小坑,以稳住针脚能用力顶,故名“顶针”。 
       现如今顶针是不常用的,人们穿着批量生产的衣服和鞋袜。穿针、引线、缝补这些动作已与我们关系不大了。可我对顶针却情有独钟,妈妈手戴顶针的画面常浮现眼前,那种难以言说的情感充溢心胸,阵阵辛酸,丝丝暖意。 
       小时候家里穷,孩子又多,全家人所有的穿戴都要靠妈妈一双手缝制。一件衣服老大穿小了,穿破了,妈妈就把它缝一缝,改一改,让老二接着穿,随后再缝一缝,改一改,让老三接着穿。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,我们就是在妈妈的缝缝补补中长大的。至今仍然忘不了在15瓦灯泡的昏暗光线下,妈妈为我们姐弟三人补袜子的情景。好多个夜晚,我们钻进被窝后,妈妈便开始为我们补袜子,她熟练地将破袜子套在袜板上,裁剪后一针一线地缝补起来,那闪烁着银光的顶针,永远沿着一个轨迹运行,在寂静的夜晚,奏响了一串串轻微的爱的音符。翌日清晨一睁眼,一双双翻旧如新的袜子静静地躺在我们的枕边。 
       记忆中,妈妈一直不曾戴过戒指,但却从未离开过顶针,打扫庭院、操持家务也不会摘掉,就像现代女士手上的金戒指一样不离不弃,因为她要做的针线活太多了。经济条件所限,不允许她到裁缝店量体裁衣,我们的夹袄棉衣都是妈妈亲手缝制。因无力购置被套,全家的被褥每年需拆洗几次。最需付出辛劳的莫过于做布鞋。每年每人一双单布鞋、一双棉布鞋,年前还要做新棉鞋,全家所需的鞋多达十几双。常见妈妈站在炕旮旯里,把旧衣服比着纸鞋样剪成一片片的,放到炕头上,用刷子刷一层糨糊粘一层布片子,粘成一个厚厚的鞋底雏形,再把它放到炕席底下或门板上压平整、压结实,晾干后就开始纳鞋底了。纳鞋底时,妈妈左手持鞋底,右手捏针,咬着牙,用力将厚厚的鞋底扎透,有时顶不过去,就要用钳子夹住大针用力往外拽,还要用手把粗麻绳或线绳猛拽,狠狠勒紧。纳完一双鞋底,妈妈的右手上就会勒进去很深、很深,看着就像出血丝一样,而妈妈却依然没事一样地乐呵呵着
责任编辑: 审核:李耀宏